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轮盘玩法
来源:网上转载

毛毛很漂亮,这一点不可否认。但在美女如云的今天,人们对美丽的女孩儿早已司空见惯。如果当街看到一个美女,大家的第一感觉都是眼前一亮,第二眼再看,就觉得有些平常,看第三眼时基本已经适应了。满大街都是美女,各领风姿,谁也不敢说自己倾国倾城,毕竟,像芙蓉姐姐那么感觉良好的还是少数。

不过,毛毛的父母并不这么想。在他们眼里,女儿就是天下无双的绝色美女。这么漂亮的女儿,若不嫁个绝世好男人,真是太冤枉了。可什么样的男人才是绝世好男人呢?

  【有故事的人:毛毛 女 23岁 前台接待】

毛毛从小就知道自己漂亮,而且她很早就知道,漂亮的孩子能比其他孩子得到更多的东西。

我的童年很快乐,无忧无虑,而且,我有很多玩具和漂亮衣服,虽然我的家境并不好。

我爸爸和妈妈只是普通工人,他们都没读过太多的书,长得也一般,但大家都说,他们把自己身上所有的优点都遗传给了我。我妈妈说,我出生的时候就漂亮,不像别的小孩儿,脸上皱巴巴的,我很白,眼睛大大的,嘴巴小小的,特惹人爱。她还说,我一出生就把叔叔家、舅舅家的表哥、表姐们全比下去了,他们都没我好看,只要有我在,爷爷奶奶、姥姥姥爷就光瞅着我笑。说这些的时候,妈妈特骄傲,好像她拥有天底下最值钱的宝贝似的。

我丝毫不怀疑妈妈的话,因为我从小就被所有人宠着,就连邻居和父母的同事,都对我赞不绝口。记得我爸爸的工厂里有位陆伯伯,是个工程师,他家有个比我大一岁的小哥哥,跟我上同一个幼儿园。陆伯伯和他爱人都很喜欢我,每次接小哥哥的时候都会逗我说话。他们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毛毛,你长得这么好看,长大给哥哥当媳妇吧!”我就开心地笑。虽然我不懂什么是媳妇,但我知道,他们是在夸我。爸爸和妈妈听到这些,也会高兴地笑。

在陆伯伯家搬走以前,他们经常送我礼物,有布娃娃呀、花裙子呀,都很漂亮。表哥、表姐们都羡慕死我了,在他们眼里,我简直就是个小公主。最让我骄傲的是,在我五岁那年,我就拥有了一个芭比娃娃,那是妈妈的同事李阿姨送的。李阿姨和她的老公也很喜欢我,她老公是个老板,经常出差,偶尔还能出国。一次,他出差回来,带回两个芭比娃娃,一个给他女儿,另一个就送给了我。

我还记得,拿到芭比娃娃的时候,我兴奋得叫个不停。那个芭比娃娃简直太漂亮了,我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娃娃。我妈妈拿着包装盒子看来看去,嘴里啧啧地说着:“李姐说,就这么个小娃娃值好几百呢,是真的吗?”

我爸爸说:“肯定是真的。人家那么有钱,还能蒙咱们?”

妈妈点点头,若有所思地说:“可惜,李姐生的是女儿,要是个儿子,让毛毛嫁到他们家,比嫁给老陆的儿子强多了!”

爸爸也点头说:“没错。咱闺女长得这么漂亮,不嫁个有钱人,真是太吃亏了。”

他们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,然后都笑了,笑容看起来很得意,而且踌躇满志。我也跟着他们笑,但很快,注意力就又回到了芭比娃娃身上。

在我记忆里,那是我第一次听到父母把我的容貌和终身大事联系在一起。

情窦初开时,父母不许毛毛谈恋爱,他们说,这叫做“放长线钓大鱼”。

我爸爸妈妈很注意培养我,送我去少年宫学舞蹈、学唱歌,如果他们更有钱的话,我猜,他们会不惜血本让我学钢琴或者芭蕾舞。他们并不是要把我培养成舞蹈家或者音乐家,那只是他们加在我身上的砝码。

我妈妈常说,女人不必有多大学问,学问高不如长得好、长得好不如嫁得好。她说,她就是因为没嫁好,所以才跟着爸爸吃苦受累。说这些时,她就很生气地斜眼瞧爸爸,爸爸则酸溜溜地说:“等你的漂亮女儿嫁个百万富翁,你就能跟着享福了!”

听了这话,妈妈立刻转怒为笑,亲着我的脸蛋说:“那是!毛毛,你将来一定给妈妈找个好女婿!”

这种话,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。小时候不懂,听了以后还跟着傻笑,使劲儿点头。长大了再听,我就烦了。

初中时起,我身边就围绕着各种男生的追求。他们有的长得帅,有的学习好,还有的舍得花钱,天天买好东西送我、讨好我。那时我也刚刚情窦初开,被他们追得晕头转向的,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。

当时,班里有个叫周舟的男生也在追求我,而我也暗中喜欢他。我喜欢他高大帅气的样子,更喜欢听他唱歌。初三时,我答应周舟做他的女朋友,从此,每天放学还有周末的日子,都是我们两人在一起。

事情很快被我爸爸妈妈知道了。有一天,他们很严肃地说要和我谈谈。

妈妈先开口:“毛毛,你和那个叫周舟的男生是怎么回事?”

被大人看破了心事,我有些不好意思,说:“没什么呀。”

“没什么?那你干嘛整天和那小子混在一起?”爸爸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。

我撅起嘴,不喜欢他们像审犯人似的和我说话。

爸爸接着说:“你知不知道,周舟他妈是个下岗职工,他爸是个教书的,他除了长得好,学习也不怎么样,将来能有什么出息?”

“我学习也不怎么样啊!我就是喜欢他,又不指望他是天才。”

“喜欢能顶饭吃吗?”

爸爸有些急了,妈妈赶紧打圆场,说:“毛毛,我们不是不同意你谈恋爱。不过,你年龄还小,不懂得该怎么选择。俗话说: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。你条件这么好,将来完全可以找个又有钱又英俊的男人,到那时,你的一生还有爸爸妈妈的下半辈子,就都有着落了。现在嘛,还是不要急着谈恋爱的好。”

他们那天对我说了很多,核心意思就是不许我和穷小子周舟继续往来。他们还对我约法三章:20岁之前不许谈恋爱;20岁之后,谈恋爱要由他们来把关;他们觉得不合格的一律不予考虑。

就这样,我的初恋在他们的干预下结束了。我还记得,当我把分手的理由告诉周舟时,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我,说:“你爸爸妈妈有病吧?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喜欢你,和我家有什么关系?”

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,但我什么也没说。

20岁以后的毛毛越来越觉得,自己好像真的只是父母用来钓取金龟婿的香饵。

初中毕业后,我读了中专。中专三年里,我偷偷谈过两次恋爱,但都因为父母管得太严而夭折了。

中专毕业,我参加了工作。两年以后,我终于20岁了。面对众多追求者,还有别人帮忙介绍的小伙子们,我爸爸妈妈忙活开了。茶余饭后,都成了他们筛选、讨论的时间。爸爸说:“这个不行,结婚连套房子都买不起。”妈妈说:“那个也不行,挣钱太少了,一家三辈也没有发财的。”在他们看来,未来的女婿必须有车、有房、有钱,才算是基本达标。

他们考虑的只有物质,从不问问我的意见。虽然谈论的是我的终身大事,却仿佛根本就与我无关。有时,我真觉得,自己只是个被人利用的诱饵,父母把我优雅地放在钓钩上,等待着一条有钱的大鱼上钩。

我不愿看见他们市井的嘴脸,又不愿和他们争吵,只好躲出去,眼不见、心不烦。我总是一个人流连在滨江道上,逛到天黑才回家。

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,我又在滨江道上漫无目的地走。看着别人成双成对甜蜜的样子,想到自己的另一半还不知在哪里,不由一阵心烦。这时,我看到了惊人的一幕——一个男人正把手伸进一个年轻人的口袋!我想提醒那人,又担心被坏人报复,想了一下,我跑过去挎住了年轻人的胳膊,大声说:“嗨!你怎么在这儿?”不等他反应过来,我拉着他快步往前走,把小偷甩掉了。

当我告诉年轻人真相时,他感激得连声说“谢谢”,还非要请我吃饭不可。我摆手说不用了,他却幽默地晃晃手里的钱包说:“求求你,就让我把钱花了吧,省得小偷老惦记着!”

一句话把我给逗乐了,也让这个名叫蔡遥的年轻人瞬间走进了我心里。看着他阳光般的笑容,不知为什么,我忽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那天,我很晚才回家。吃过饭后,我和蔡遥在金街上走了好几个来回,不知不觉,我们俩说了很多话。蔡遥告诉我,他27岁,大学毕业后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,是个项目经理,并且是单身。

“你为什么不找女朋友?”我问。

“因为我在等缘分。”

“什么样的缘分?”

“比如,走在大街上,忽然有个漂亮女孩儿挽住了我的胳膊。”

他的语气像开玩笑,眼神却是深遂的,让我的心忍不住狂跳。是啊,茫茫人海,为什么偏偏让我们遇上了呢,这难道不是注定的缘分吗?站在灯火通明的金街上,我有些陶醉了。

遭遇爱情的毛毛很想不顾一切投入地爱一次。可她的父母能接受只是普通白领的蔡遥吗?

我和蔡遥偷偷地相爱了。每天,我的心都被他塞得满满的。我期待他的短信和电话,盼着快点下班,好能早点见到他。

蔡遥是个幽默而又浪漫的人,他总能带给我惊喜和感动。他经常送我礼物,但绝不是那种贵重且又华而不实的东西,都是些别有创意的小玩意儿。他曾亲自设计并制作了一只玩具小猴,因为他是属猴的;小猴的身上缝着一颗夸张的红心,上面写着:“亲爱的,我把自己托付给你了。”我知道,这就是他爱的誓言,让我心中充满了甜蜜。只要和他在一起,我就什么烦恼都忘了,当然,也忘了爸爸妈妈的“谆谆教诲”。

爸爸妈妈还在不厌其烦地为我挑选着最佳人选,可在他们眼里,哪个小伙子也配不上我。他们坚持认为,只有钻石级的男人,才配得上自己天仙般的女儿。

我不敢把蔡遥的存在告诉他们,否则,他必将是第二个周舟。蔡遥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,他自己的收入也不过每月几千元钱,虽然买了房子,但还在还贷款。所有这些,都距离父母的要求甚远。

我决定先瞒着父母,等时机成熟了再说。我是真的爱蔡遥,如果可以,我愿意为他付出生命,这种感情我以前从没体验过。

我尽情享受着爱情,珍惜和蔡遥在一起的每一秒钟,把初吻和初夜都交给了他。在变成女人的一刹那,我甚至想,即使有一天,我不能和他在一起了,这辈子也没有遗憾了。

蔡遥对我的付出非常感动,他紧紧搂着我,在我耳边说:“毛毛,让我见见你父母吧。我想娶你!”

我的心不由一沉。但随即,我又给自己打气:“爸妈不也是想让我幸福吗?只要我告诉他们,和蔡遥在一起我就会幸福,他们一定会答应的。”

我决定找个机会向父母公开我的秘密。可还没等我开口,他们却先告诉了我一个“好消息”——他们终于物色到了一个好女婿。爸爸眉飞色舞地向我介绍:“小赵,32岁,年龄虽然大了点儿,但他有自己的公司,有两套住房,一辆别克,据说明年准备买大奔。最重要的是,他父亲是个局长,母亲是某重要职能部门的主任,靠山稳固,将来保准错不了。”

妈妈也兴奋地说:“女儿,这可是爸爸妈妈万里挑一挑出来的。当然,还有比他条件更好的,但那都是些离异的男人,不可靠。小赵还没结过婚呢,正配得上你!”

我听得不耐烦,忍不住说:“可你们了解这个小赵吗?他人品怎么样?花不花心?会不会对我好?”

他们一愣,似乎没想过这个问题。妈妈说:“他当然会对你好了。家里有你这么个漂亮媳妇,他还有什么理由花心?”

我觉得妈妈的话特别可笑,终于把心一横,说:“爸爸、妈妈,你们不用再为我操心了,我已经有相爱的人了,他叫蔡遥,虽然不如小赵有钱有势,但他是个年轻有为的白领,而且真心对我好。我决定嫁给他!”

爸爸妈妈瞪大眼睛看着我,嘴巴不约而同都成了O形。

毛毛决心捍卫自己的爱情,怎奈父母以死相逼。在亲情和爱情面前,她该如何选择呢?

从我说出蔡遥的那天起,家里就变成了战场,到处充满了火药味。

爸爸妈妈天天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,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。他们说什么也不愿接受蔡遥,爸爸甚至当着蔡遥的面,把他驳了个体无完肤。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伤了自尊,我觉得自己也要崩溃了。有生以来,我第一次表现出强硬态度。我对他们说:“这辈子,我非蔡遥不嫁!”

爸爸妈妈终于意识到,这一次,女儿是不打算听他们的话了。他们先是震惊,继而是愤怒,当他们发现愤怒也不能解决问题时,又改变了战术。

一向身体硬朗的爸爸忽然“一病不起”,妈妈整天在我面前以泪洗面。她从怀我时说起,说她生我时怎么不容易,又说我小时候是多么体弱多病,她为了照顾我把自己累病了,咳嗽了一个多月才好;还说,这些年为了我,她和爸爸吃苦受累的,他们就我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唯一的愿望就是能让我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
我说:“只有蔡遥能让我幸福。”

妈妈说:“傻女儿,你以为幸福就是卿卿我我、谈情说爱吗?错了!没有钱,幸福就是一句空话;有了钱,才能保证吃喝富足,才谈得上幸福。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儿,不找个有实力的男人,难道要和小白领喝西北风去呀?你傻呀!”

我皱着眉说:“你们才傻呢!你去大街上看看,比我漂亮的女人多的是,那些大款凭什么就非得喜欢我呀?”

“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没自信呢?我和你爸还指望着能跟你过上好日子呢!不然,养个漂亮女儿有什么用啊……”

妈妈又开始哭了,甚至开始寻死觅活;爸爸也躺在床上叹气,好像真的无依无靠了一样。我明白,他们这都是故意做给我看的,可我真的做不到熟视无睹。他们毕竟是我的父母啊,二十多年来,他们宠着我、护着我、捧着我,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,虽然庸俗、无知、蛮不讲理,但他们是爱我的。

就在我内心矛盾挣扎的时候,妈妈使出了杀手锏——绝食。整整一天,她什么东西也没吃,水也只喝了一点点。爸爸难过地对我说:“毛毛,你忍心看着你妈饿死吗?我们做父母的还不是为了你好,你就这么狠心吗?”

我着急地拉着妈妈的手,说:“妈,你别这么想不开好不好?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啊?”

妈妈不看我,用虚弱的声音说:“你是要那个蔡遥,还是要妈?”

“我都要!”

“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!”

“妈——”

泪水从我眼角滚滚而下。一想到要失去蔡遥,我真恨不得马上去死。我哀求妈妈:“别逼我好吗?”妈妈却从枕头下拿出一把剪刀,说:“是你在逼我!”爸爸急忙按住妈妈的手,对我大声喊:“毛毛,你真想让你妈去死吗?快说你答应和蔡遥分手!快说呀!”

我吓坏了,大脑一片空白,只好机械地说:“我答应!”

“这才是妈的好女儿!”妈妈放开剪刀,露出笑意。

我却两腿一软,扑通一声坐在地上,放声大哭。

毛毛终于没能拗过父母,违心地向蔡遥提出了分手。当她转身离去时,蔡遥那痛苦而绝望的眼神便深深刻在了她的脑海里,从此陪伴她度过每一个充满思念的不眠之夜。

唯一高兴的就是毛毛的父母。他们正在积极安排女儿和小赵见面。毛毛决定听从父母的安排,如果可能,就把自己变成赵太太。她坚信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,这样做,只是为了让父母亲眼看到——是他们一手葬送了女儿的幸福。

毛毛的想法让我很吃惊。用一个错误去证明另一个错误,而且搭上的是自己一生的幸福,值得吗?我说服了毛毛,她答应我,回去后会认真地想一想,争取找到解决问题的更好的途径。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